翻页   夜间
顶点小说网 > 保卫国师大人 > 第116章 含糊其辞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顶点小说网] https://www.23wxw.cc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嗯?”他等着下文,并不惊讶,因为早有预感。

    “那天我推倒王婆后从庄子跑出来散心,走到旧堤上滑了一跤,结果掉到莫提准布的阵法里了,不知怎地会启动了它,结果被传到遥远的升龙潭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坑了莫提准一把,他事后没杀掉你真是奇迹。”云??嘴角的笑意在扩大。莫怪乎他独斗鳌鱼的时候,莫提准并没有出现,原来阵法被她抢先用掉了。搬山阵是个一次性的阵法,代价又特别昂贵,仓促间莫提准也没有那样高品质的灵石可以再布一阵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小姑娘无意中还帮了他的忙。

    冯妙君耸了耸肩:“我在甜水乡救过他一命,恩怨互抵、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虽说虎落平阳是个好机会,可莫提准的命是那么好救的吗?只凭这一点,就值得他对她刮目相看了。“你在升龙潭看见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,还有鳌鱼。”她据实以告,“你们在打架。我就挂在山壁的树冠上,不敢出声。”

    云??微一凝神,想起自己杀鳌取珠后离开天坑之前,曾有所感,仿佛有人盯着自己看。只不过那时候他也神疲力乏,四周并无异常,因此也没多作计较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树上那人是你。”原来,那时她就藏在树上,与他相距不到……嗯,不到二十丈。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想听的重点。云??身体往前微倾,表达出了高度关注。

    冯妙君读懂了这个肢体语言,一口气说完不敢停顿:“后来我又冷又饿,看见底下有鱼就跳进了水里。不料有好多大鱼争抢某物,反而将它顶到我嘴里了。我、我怕得要命,又被它们撞了好几下呛了水,一吸气就把它吞进去了……圆圆地,好像是颗珠子。好在我吃掉它以后就能在水底呼吸了,否则当场就要溺死。”

    云??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鳌鱼产了两珠?他当年破开鳌鱼颅骨莫非找得不够仔细,才漏掉了一颗?据古书传载,同一只妖怪有极小机率产出两枚以上的内丹,尽管从来没人能够确认。这些内丹之间,很可能会有些奇妙的联系。冯妙君和他共享灵力,是不是这个原因呢?

    “是么?”云??不置可否,“你既是往下跳,后来又怎么离开升龙潭?”

    “潭底是活水,与外界有水道相连,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她说完,云??已经打断她:“你怎么知道潭底直通外界?”她又不是鱼,那时还年幼。

    他步步紧逼,冯妙君知道自己必须表现得更加坦然镇定,不然难逃杀身之祸。“我看到有条鱼嘴上挂着个钩子。鳌鱼栖身的深潭不可能有渔人垂钓,所以那条鱼必定是外头游进来的。也就是说,水潭与外界暗通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,算她过关:“然后你就游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离开森林返回家乡?”他目光闪动,“我记得时隔几天之后,你就出现在县衙公堂。”

    “我爬出来后就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,白天赶路、晚上睡觉。这样走了三天,就在林中遇到猎户,我许他重金,他就将我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云??侧了侧头:“你运气可真好,升龙潭往东南是聚萍乡,往西北就深入大山,更无人烟了。但凡一步走错,今日就不能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她感叹道,“我别的能耐没有,却是福将一名。”

    云??薄唇微微扬起:“可是,我怎么验证你说的都是真话?”不靠谱。他不在乎这过程有多离奇,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。他介意的是,她的话不可验真证伪。

    “验证不了,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。”她耸了耸肩,“可重点不是在于,我吞下龙珠之后发生的灵力共享吗?还是你要我起誓?”她眼都不眨一下,实则心中紧张。

    关于深潭里发生的事,她当然不能照实全说,尤其不能泄露鳌鱼魂魄曾经存在。若是云??知道她吞下珠子都出自鳌鱼的劝诱,那他必定明白这是鳌鱼的复仇手段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就要将隐患杀灭于未然,冯妙君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她在赌。赌她的无足轻重甚至不足以让他出手,就像人不会特地去踩死蚂蚁,也赌他对于灵力共享的研究兴趣。对于他这种恨不得穷尽天地之理的人来说,她又是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云??看着她好一会儿,似在权衡,最后才意兴阑珊:“不必了,什么誓言都有漏洞。起个誓也并不能说明,你讲的全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说得对,重点还在于她吞下龙珠后发生的变化。

    冯妙君眼巴巴望着他:“您神通广大,依您之见,这种连接能不能打断?”

    他随意点了点头:“可以,很简单。”见他答得这样干脆,冯妙君心底反而一沉,有不祥预感,果然听他接着道,“我杀了你即可。”

    她苦着脸道:“有没有咱两人都活着的解法?”她好想脱口而出:我死了,你也别想独活!

    但是理智告诉她,再搏一搏、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那就要好生研究了。”他看她的目光灼灼,也像个科学狂人,“而且,我为何要舍易就难?”

    “咱这样的例子极其珍罕,随便断了多可惜呀?”这就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了,冯妙君知道早晚躲不过,干脆趁着他心情好尽量游说,“再说我道行不高,从您那里抽取的灵力最多也就是九牛一毛而已;并且我现在已经凝出内丹,日后修为越发精深,也不必再动用您的灵力了,此后都可以相安无事!”

    云??支着下巴,笑眯眯对她道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,对您有什么好处?”冯妙君咬牙,为自己的小命而继续努力。不到万不得已,她绝不会将两人性命相连这记终极杀手锏祭出,“您不好奇这其中的机理么?说不定由此还能再创立一门神通;再说,您当然神通广大万事不求人,可是一个篱笆还要有三个桩不是?万一又遇上熔岩之海那种情况,我还能帮点忙嘛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幸。”云??慢吞吞开了口,“杀了你,其实对我的好处很大。”小丫头搜肠刮肠想要说服他的情态,非常有趣。这个年纪的姑娘哪有不怕死的,但祸到临头要么引颈等死、要么痛哭畏缩、要么破口大骂,还能这样言之凿凿、条理分明为自己挣命的,倒真不多见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